交流

交流

Nov 5, 2019 阅读 47 字数 176 评论 0 喜欢 0

让我苦恼的是,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让叶肯别克理解──“啊,叶尔肯,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你好!你好!好好……”

“你也好!”

“是的,对对对!”

“你这是干什么去?”

“好的,可以可以。”

“我现在到市场那边去一趟。”

“是的是的。”

“这几天怎么不去我家玩了?”

“好!可以!”

“我外婆这几天生病了。”

“对对对!是的!”

真的,我还从没像那一刻那样殷切渴望过交流。

李娟
Nov 5, 2019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自从我妈从台湾旅游回来

    自从我妈从台湾旅游回来,可嫌弃我们大陆了,一会儿嫌乌鲁木齐太吵,一会儿嫌红墩乡太脏。整天一幅“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下去”的模样。抱怨完毕,换了衣服,立刻投入清理牛圈打扫鸡粪...

    李娟
  • 离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

    有一个冬天的雪夜,我们围着火炉很安静地干活,偶尔说一些远远的事情。这时门开了,一个人挟着浓重的寒气进来了。我们问他干什么,这个看起来挺老实的人说:“你们要不要黄羊?” ...

    李娟
  • 什么叫零下42度

    就是穿着厚厚的棉皮鞋,也跟光脚踩在冰上一样。 就是“冷”已经不能叫做冷了,而叫“疼”。前额和后脑勺有那种被猛击时的疼痛。鼻子更是剧痛难耐,只好用嘴呼吸。而耳朵似乎已经硬了...

    李娟

屌炸天 © Copyright 2016-2020

ming.cellmean.com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