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遗言

临终遗言

Oct 8, 2019 阅读 42 字数 514 评论 0 喜欢 0

历史上的伟人的临终遗言,除了少数例外,都想电话簿一样乏味和沉闷。无疑,我们期望作家、艺术家、哲学家和世界领导人留下隽语箴言,但是,他们往往扔下一两句陈词滥调就撒手而去。

话说回来,当临终者心中想着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例如地狱或难言的痛苦的时候,我们还想榨取他们的真知灼见,是否太不公平了?难怪马克思临终时,管家问他有什么遗言,他说:“真啰嗦,滚开!没说够的傻瓜才有临终遗言!”

拜伦的临终遗言既缺乏想象力又不浪漫:“现在我要睡觉了,晚安!”歌德的临终遗言被修饰成:“更多的光!”其实,据说原话要啰嗦得多:“把第二扇窗打开,让多些光进来。”惠特曼最后的话粗犷有余,诗意不足:“扶我起来,我要拉屎。”酒店大亨希尔顿留给后代的话虽然与其身份颇相称,但未免太鸡毛蒜皮了:“记得把浴帘拉到浴缸内侧。”(拉到浴缸外侧水会流到地板上)

倒是一些小人物的临终遗言不乏风趣。才气不大的英国剧作家亨利阿瑟琼斯临终前被问到愿意让保姆还是侄女陪伴他,他答道:“漂亮些的那个,别争。”行刑队长问罪犯詹姆斯罗杰斯有什么要求,他答道:“那还用说,当然是防弹衣!”

伏尔泰果然好玩,他临终时被要求发誓跟魔鬼决裂,他答道:“现在哪有时间再树敌!”

摘自《格拉斯的烟斗》

黄灿然
Oct 8, 2019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莫记小过

    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因为我的信条是一本书再怎么不对劲,只要你已经翻开它了,就不妨接受它。当然接受它并不意味你必须完成它,只是一本书,既然已经买...

    梁文道
  • 民意与伪民意

    在我听到的各种为“大跃进”辩护的言论中,有一类是这样的:当时人民的积极性很高啊,大炼钢铁一拥而上,人民公社热火朝天,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那是民意! 对,还有人在给“大...

    刘瑜
  • 义愤

    有一天我从马路上经过,看见壁上有一幅硕大无朋的宣传画,上面写着“我们要驱逐倭寇收回失地”,画的是一个倭兵,矮矮的身量,两腿如弓,身上全副披挂,脸上满是横肉,眼里冒着凶焰...

    梁实秋

屌炸天 © Copyright 2016-2020

ming.cellmean.com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