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

雪兔

Sep 9, 2019 阅读 48 字数 868 评论 0 喜欢 0

路路是一只黑兔。他恨自己的肤色。

森林里只有路路一只黑兔,白兔们不跟他玩,就因为他肤色黑,路路从小就喜欢一只叫冉冉的白兔。冉冉性格温柔,走起路来姿态特别好看。路路经常躲在大树后边看她。有一天,路路在草丛里碰见了冉冉。

“你好。”路路心使劲跳。

“……”冉冉见是黑兔,没吭声。从小爸爸就告诉她,白兔比黑兔高贵。

路路给冉冉让开路。冉冉头也不回地走了。

路路连做梦都想把自己的肤色变成白色,不为别的,就为能同冉冉说几句话。可他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希望的生活是痛苦的。

冬天到了。一天夜里,天上飘起鹅毛大雪,转眼间就把山林染白了。

睡在草丛里的路路的身上挂满了雪花。清晨,路路惊喜地发现,自己变成了白兔。路路兴奋,虽然他知道太阳一出来,身上的雪就会融化,但他只要能同冉冉说上几句话,他就满足了,路路祈祷太阳晚些出来。

路路小心翼翼地朝白兔居住的地方走去,他生怕碰落了身上的雪花。

上帝会安排。路路没走多远,就看见冉冉在两棵大树之间玩雪。

“你好。”路路说。

“你好!”冉冉见是一只白兔,友好地说。

“咱们一块儿玩行吗?”路路谨慎地试探。

“当然可以。”冉冉说,“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我是从别的森林来的。”路路不得不撒谎。他认为自己是在撒真诚的谎。不坏。

冉冉和路路一边玩一边聊天。冉冉真喜欢路路,喜欢他的性格,喜欢他的幽默。

路路更是感到甜美,他认识到自己并不比白兔差,这从冉冉兴奋的程度上就能判断出来。

太阳终于无情地从山后露出了通红的脸庞,树枝上的雪花开始变成水珠坠落进泥土。

路路明白自己的真面目马上就要暴露了,他不愿破坏这美好的场面。

“再见了!”路路说。

“再玩一会儿不行吗?”冉冉央求。

“我还有事,以后来玩。”路路又说谎了。这回是神圣的谎。

“我等你。”冉冉依依不舍地说。

路路走了。

几天后,路路又碰见了冉冉。

“你好!”路路情不自禁地问。

“……”冉冉一看是黑兔,不理他。

路路心里感到凄凉。

从此,路路天天盼着下雪,可整整一个冬天再没下第二场雪。

后来路路听说,冉冉失踪了。有人说她去别的森林找一只叫路路的白兔,也有人说她在半路上遇到了狼的袭击。

路路恨那场大雪。

郑渊洁
Sep 9, 2019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性化学杂想

    假设我们面前的电影镜头中,是推成特写的一片肌肤,完美的光线,偏暖的色调,使它进入你视觉时不仅可视,并且可触可嗅。你感觉到它的温度,它的气息,它优于激情的血性而突然改变...

    严歌苓
  • 夫妻的笑

    晚九点了,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 一条冷僻的街上,有一座败落的小杂货铺子,这杂货铺子不过一间大的门面。 铺门外边,用四根竿子支起一个凉蓬,蓬下挂一盏较大一点的煤油灯,灯...

    顾随
  • 不必做梦

    大约十年前,和心理治疗师(当时他还担任文化厅长官)河合隼雄先生一同进餐,话题聊到了梦,我说:“我几乎从不做梦。”河合先生照例笑嘻嘻地答道:“是呀是呀,呃,恐怕会这样吧。...

    村上春树

屌炸天 © Copyright 2016-2020

ming.cellmean.com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