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

雪兔

Sep 9, 2019 阅读 10 字数 868 评论 0 喜欢 0

路路是一只黑兔。他恨自己的肤色。

森林里只有路路一只黑兔,白兔们不跟他玩,就因为他肤色黑,路路从小就喜欢一只叫冉冉的白兔。冉冉性格温柔,走起路来姿态特别好看。路路经常躲在大树后边看她。有一天,路路在草丛里碰见了冉冉。

“你好。”路路心使劲跳。

“……”冉冉见是黑兔,没吭声。从小爸爸就告诉她,白兔比黑兔高贵。

路路给冉冉让开路。冉冉头也不回地走了。

路路连做梦都想把自己的肤色变成白色,不为别的,就为能同冉冉说几句话。可他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希望的生活是痛苦的。

冬天到了。一天夜里,天上飘起鹅毛大雪,转眼间就把山林染白了。

睡在草丛里的路路的身上挂满了雪花。清晨,路路惊喜地发现,自己变成了白兔。路路兴奋,虽然他知道太阳一出来,身上的雪就会融化,但他只要能同冉冉说上几句话,他就满足了,路路祈祷太阳晚些出来。

路路小心翼翼地朝白兔居住的地方走去,他生怕碰落了身上的雪花。

上帝会安排。路路没走多远,就看见冉冉在两棵大树之间玩雪。

“你好。”路路说。

“你好!”冉冉见是一只白兔,友好地说。

“咱们一块儿玩行吗?”路路谨慎地试探。

“当然可以。”冉冉说,“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我是从别的森林来的。”路路不得不撒谎。他认为自己是在撒真诚的谎。不坏。

冉冉和路路一边玩一边聊天。冉冉真喜欢路路,喜欢他的性格,喜欢他的幽默。

路路更是感到甜美,他认识到自己并不比白兔差,这从冉冉兴奋的程度上就能判断出来。

太阳终于无情地从山后露出了通红的脸庞,树枝上的雪花开始变成水珠坠落进泥土。

路路明白自己的真面目马上就要暴露了,他不愿破坏这美好的场面。

“再见了!”路路说。

“再玩一会儿不行吗?”冉冉央求。

“我还有事,以后来玩。”路路又说谎了。这回是神圣的谎。

“我等你。”冉冉依依不舍地说。

路路走了。

几天后,路路又碰见了冉冉。

“你好!”路路情不自禁地问。

“……”冉冉一看是黑兔,不理他。

路路心里感到凄凉。

从此,路路天天盼着下雪,可整整一个冬天再没下第二场雪。

后来路路听说,冉冉失踪了。有人说她去别的森林找一只叫路路的白兔,也有人说她在半路上遇到了狼的袭击。

路路恨那场大雪。

郑渊洁
Sep 9, 2019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永远

    他温柔的歌声飞出房门,传遍了楼上楼下。他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歌唱家,但他那饱含着爱的歌声却是独一无二的。 我在医院探望一位朋友时,他向我介绍了这位唱歌的先生。 当每天的探...

    鲍勃·波克斯
  • 油月亮

    尤佚人一出审讯室便大觉后悔话不该那么说。七月的天气已经炎热,湿漉漉的手一按在椅子上就出现五个指印。三年前的公园条椅上起身走去了一对极厌恶他的男女,女人坐过的地方就有一...

    贾平凹
  • 笛鸣香港

    进入香港后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少高楼瘦长如棍,一根根戳在那里顶着天,让观望者悬心。 在全世界都少见这种棍子,这种用房屋叠出来的高空杂技。它们扛得住地震和狂风吗?那棍子里...

    韩少功

屌炸天 © Copyright 2016-2019

ming.cellmean.com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1